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风电巨头”金风科技“钱紧”边卖资产边融资

2019年06月23日 14:06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全球风电巨头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似乎正承受新一轮行业周期变化带来的资金压力。

  近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德州润津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的议案》,同意将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天润新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润新能”)持有的德州润津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以93078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国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开新能源”)。本次股转可实现溢价约6.37亿元。

  截至发稿,金风科技未就上述事宜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作出回复。不过,6月18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金风科技,对方称“公司本身有风机制造、风电服务和开发业务,出售风电场属于公司业务规划一部分”。

  记者了解到,金风科技“业务规划”背后仍有诸多资金压力待纾解。“受制于补贴下降,竞价上网、平价上网等变化,风电场运营收益将会受到较大影响。今年集团会出售一部分风电场,部分项目还在谈判中。”天润新能的一位员工向记者如是表示。

  出售溢价翻两倍

  公开资料显示,金风科技成立于1998年,是国内风电行业从事设备研发和制造的企业之一。主要涉及风机制造、风电服务及风电场开发三大主营业务及水务等其他业务。

  6月14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同意将全资子公司北京天润新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德州润津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股权账面净资产2.93亿元,以9.3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国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标的为德州润津所属一期、二期风电场项目,本次股转可实现溢价约6.37亿元,翻了两倍多。

  金风科技称,本次股权转让符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公司本身有风机制造、风电服务和开发业务,出售风电场属于公司业务规划一部分。”

  在不少人看来,开发-出售风电场属于金风科技的一种盈利手段,既可以通过风场发电收入获取利润,也可以整体出售溢价获取利润,因此上述风电场出售属企业“常规操作”。

  国盛证券分析师杨润思表示,金风科技每年都会出售一定量的风电场,毕竟太大量的风电场资产比较重。这次溢价出售主要因为金风科技的风电场质量和运营水平都是业内顶尖水平,同时能源转型趋势下国企或有国企背景的企业买电场的需求也比较强烈。同时,中金公司研究员刘俊认为,这次项目出售回笼9.31亿元资金将有效支撑新项目的开发,减轻抢装对资产负债的影响。

  据了解,金风科技涉足风电场开发始于2006年。2011年,风电场投资、开发与销售开始成为公司的重要盈利增长点,被纳入公司主营业务范畴。截至2018年,公司国内外累计并网的自营风电场权益装机容量4720MW。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金风科技通过风电场发电和出售创造了不少营收。2014~2018年公司风电场开发金额分别达到了11.69亿元、15.55亿元,24.2亿元、32.55亿元和39.15亿元,占到总营收比重的6.6% 、5.17% 、9.16%、12.95 %和13.63%,而2011年仅为1.13%。此外,据不完全统计,2011~2018年期间公司转让了至少13个项目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合计装机量超621MW,收益可观。

  金风科技称,在风机制造整体利润下滑的情况下,该业务已成为公司利润的重要补充。“行业景气时,风电场是锦上添花,但在困难时期,由于有发电收益,却是很重要的现金流支持。”金风科技执行董事、副总裁曹志刚曾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押宝核心业务?

  不过,随着2018年风电竞价开启,叠加2019年平价大幕拉开及上网电价滑坡,风电开发商也将告别过去暴利时代,扩张步伐或被迫放缓。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金风科技转让风电场也不排除是转移公司业务布局的侧重点。

  来自业内某风电龙头整机商的王雷(化名)告诉记者,“电价再降低,开发风电场就可能赔钱了。金风科技的主业是风机制造和销售,最终还是要靠风机吃饭,不卖(风电场)哪里有钱。”

  毋庸置疑,风机及零部件才是金风科技的核心主业。彭博财经数据显示,在风机制造方面,金风科技2018年度国内新增装机超过6.7GW(含海上400MW),市场占有率32%,连续八年国内排名第一;2018年全球排名第二。

  不过,记者梳理财报也发现,相比风电场开发,近几年金风科技在风机及零部件销售主营业务上呈现增长疲态。2015~2018年,风机及零部件销售带来的收入分别是270.15亿元、223.87亿元、194.45亿元、222.40亿元,占比为89.87%、84.81%、77.38%、77.41%。

  而在王雷看来,平价大势下,2019年风电行业产业链景气度将由下游向上游延伸。“相比风电场,风机价格利薄。不过,风机制造商在风机价格上更加有自己的话语权,只要降本速度快于市场价格速度,照样挣钱,金风这个弯儿还是转得过来的。”

  此外,2019年上网电价新政的发布也将加速改变企业布局业务的侧重点。

  5月24日,国家发改委正式下发《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9]882号),政策规定了陆上风电2020年、2021年底和海上风电2021年底的并网节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今明两年装机需求,还有望加速存量项目和新核准项目的建设进度。

  “受国内行业抢装潮影响,业内风机价格不降反升,风机制造商正迎来风电平价之前的一波红利。”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向记者反映了当前的一个现象。

  东方证券分析认为,2019年零部件企业盈利率先修复,整机企业在低价订单消化完毕后有望在年内迎来利润反弹。

  频繁融资

  出售风电场看似“常规操作”,但竞价和平价大势下仍难掩企业资金承压的窘境。

  “国家补贴下降,加上竞价上网、平价上网等变化,导致风电场运营收益下降。集团今年会出售一部分风电场,刚卖了两个风电场,其他还在谈判中。”天润新能的一位员工透露,“我们的生产预算今年被压缩了很大一部分,同时差旅预算压缩了30%左右,同时还暂停了招聘,包括出售电场,都是为了缓解公司的经营压力。”

  不难发现,当前形势下出售风电场已成为企业回笼资金的重要途径。

  而实际上,为偿还债务、保证投资和产品研发与生产,金风科技也在频繁勾勒着自己的融资补血计划。

  不久前,金风科技通过配股计划完成了47亿元的融资计划。

  资料显示,3月18日,金风科技发布A股配股说明书,预计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A股和H股)不超过人民币47.44亿元,主要用于StockyardHill风电场527.5MW项目、MooraboolNorth风电场150MW项目、补充流动资金以及偿还公司有息负债。公司表示,此次配股有助于增强公司盈利能力,优化公司资产结构,降低资产负债率。

  配股之外,金风科技还通过银行贷款扩充融资渠道。

  6月14日,金风科技还公布,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2019年度向珠海华润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授信额度的议案》,同意公司及控股子公司2019年向珠海华润银行申请授信额度折合人民币2亿元。

  6月18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金风国际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WhiteRock Solar Farm Pty Ltd与中国建设银行悉尼分行签订融资协议,金额不超过2400万澳元,公司针对融资协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而频繁融资背后是公司经营性资金缺口大和连年高负债运行的现实。

  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金风科技实现营收53.96亿元 ,同比增长39.80%,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2.29亿元,同比降低4.64%,增收不增利。记者还发现,公司现金流呈现收紧趋势。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1.4亿元,同比下降33.25%。

  不仅如此,近些年金风科技持续高负债运行。2014~2018年公司负债率平均67.35%, 到2019年一季度更是攀升至69.46%,负债总额达到了603.84亿元。这不仅制约着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同时也对企业进一步市场开拓形成掣肘。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风电巨头”金风科技“钱紧”边卖资产边融资

2019-06-23 14:06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